中華民國肌萎縮症病友協會 - Taiwan  Muscular  Dystrophy  Association
  English introduction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網站檢索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造訪人次
今日 2105
昨天 3046
總共 3294240
     








國家劇院實驗劇場驚魂記
#1
守護精靈
Benutzerinformationen
◎本文承蒙北區病友撰文分享。(代為貼文)

國家劇院實驗劇場驚魂記
傑哥(2010/7/7)

2010年6月6日斷腸日,我在台北中正紀念堂,見到不一樣的實驗劇場。如果你問我見到甚麼?我會回答:我不但觀賞加拿大達辛妮亞劇團所表演的《唐吉軻德的雙面繆思》,也見識到國家劇院對身障者欣賞表演的三面繆思,其中的酸、甜、苦、辣,只有親身經歷才能領略,且讓我娓娓道來。

深陷障「愛」,任人擺佈
劇場演出的前一天下午,我接獲國家劇院工作小姐來電,她告訴我明天場地有點狀況,無法讓電動輪椅進入,我必須換一般手動輪椅進場,再由工作人員協助我坐在觀眾席上。我問她:「第一排不能坐人嗎?」,她說因為表演劇團的佈景過大,觀眾不能坐到第一排,她也是臨時才發現的。接著我問她:「我該如何配合?」,她猶豫了一下,說道,如果我想前來觀賞,她打算找4個男同事,直接將我抬到觀眾席上。我覺得她說話誠懇,態度和藹,也就答應了,沒想到「礙」的故事正要開始。

隔日下午1時30分,距演出還有1個鐘頭,我想先查看場地是否合宜,於是提前抵達國家劇院。與我通電話的那位小姐帶領我坐電梯上樓,到達劇場門口後,她指著閉路電視,說明現場狀況,並要我稍作休息。大約2時,陸續來了幾位壯漢,我原以為是觀眾,後來才知道是前來協助我的,當時我內心感覺很窩心。但是,還是覺得毛毛的,好像有甚麼事即將要發生。果然,當我進場後發現:天啊!所謂的觀眾席,位在距地面很高的平台上,不要說是身障者難以就位,一般人踏在上面也很容易因視線不良而摔跤。我本想就此放棄,打道回府,但有位壯漢告訴我,昨天他們也抬了兩個坐輪椅的觀眾,請我務必放心。在此情況下,我只好硬著頭皮,任其擺佈了。接者,我立刻被4位壯漢扛上座位,他們每個人各抓住我的四肢,使勁地往上抬,我的胳臂一陣疼痛,好像快要脫臼,幸好時間不長,忍耐幾下就到位了。

2時30分表演正式開始,加拿大達辛妮亞劇團的表演精采無比,由貴婦達辛妮亞-托玻索(Dulicinea del Toboso)以變化莫測方式進行表演,她不時地穿梭時空,串聯劇情,音樂或古典或現代,舞蹈或倫巴或巴雷,表演或歌劇或戱偶,對白或嚴肅或詼諧,最後整齣戲在達辛妮亞充滿愛、恨的雙面繆思中結束。曲終人散,又到了壯漢幫我移位的時刻,他們緊抓我的四肢,使勁的挪移,我的胳臂又是一陣痛楚,突然有人軟腳,一個浪嗆,我的頭差點倒栽下去,就在千鈞一髮之際,另一位型男將我接住,大夥趕緊將我放在電動輪椅上,只見那壯漢們已累的七橫八豎,我也驚魂未定,狼狽不堪。此刻,我再也按奈不住,大聲喝到,這就國家劇院的服務品質嗎?

由上述事件,我認為除了突顯國人長期對身障者欣賞表演的權利漠視外,國家劇院在處理的觀念及作法上,仍有待商榷,茲就其三個繆思說明如下:

第一繆思:缺乏一套正確的客服程序
首先,我要嚴正聲明,我並無怪罪這些協助過我的人,相反的,對於國家劇院工作人員當天的幫助,我也要表達謝忱之意。記得有一年秋天,我赴法國巴黎,參觀羅浮宮,因長途跋涉,身體微恙,在搭乘手扶梯時,不慎跌跤;當時,羅浮宮聞訊立即派了一組保全人員,除詳細紀錄案發經過外,並詢問是否要控告羅浮宮,要求理賠(我有表明不必理賠)。這已是10幾年前的事了,現在回想起來,仍被羅浮宮整套的處理程序所感動。基本上,我認為我國的國家劇院的人員素質頗高,服務品質也不差。可是作為台灣第一流的表演劇場,除了擁有高品質之服務人員外,還需建立一套正確的客服程序。惟事發至今,該院仍無人跟我聯絡(我當場有留電話及字條),更不可能會有檢討與改善的機會,這就是我認為國家劇院實驗劇場的第一繆思。

第二繆思:違背「人、車不予分開」的原則
對於坐電動輪椅的人來說,電動輪椅(簡稱:車)如同人的貼身衣褲,除非萬不得已,否則,應以「人、車不予分開」為原則。通常只有在兩種情況下,人、車才會予以分離,其一、為睡覺或洗澡之緣故,使用自己日常生活最熟悉的方式移位;其二、為受傷救護之緣故,經由119救護車之專業護理人員協助移位。況且,坐電動輪椅者之成因各有不同,有的人是玻璃娃娃或肌肉萎縮症,有的則是類風濕性關節炎,也有腦性麻痺或小兒麻痺後遺症者。若輕率的搬移,輕者可能只造成身體暫時的疼痛,重者甚至造成終身的遺憾。我認為,國家劇院工作人員雖具有愛心,但在沒有事先詢問及查明當事人的身體狀況下,逕行擅自主張可以隨意搬移身障者,似已違背「人、車不予分開」的原則,這就是國家劇院實驗劇場的第二繆思。

第三繆思:相關設施老舊,不符合無障礙法規
記得幾年前我遠赴維也納的國家歌劇院(Wien Staatoper)欣賞歌劇,發現在奧地利的觀眾,除了國外觀光客外,當地的人多屬於上年紀的老先生及老太太,許多人都是柱著柺杖或坐著輪椅赴會,這與目前我國劇院多屬年輕的觀眾有所不同。究其原因?主要係我國的無障礙環境並不友善,使許多行動不便的人或年紀很大的老人,敬「障礙」而遠之。試想如果每次到戲劇院都要用抬的進去欣賞,久了以後,誰還會想買票活受罪呢?這等於是打擊其觀賞的意願,剝奪其娛樂的權利。況且,我國即將歩入老人化社會,老年人等於就是行動不便者,我相信不出幾年,行動不便者觀賞戲劇的需求,將越來越多,屆時國家劇院將如何協助他們,難道每個老人都提供「扛」的服務嗎?萬一不小心摔傷了,是否又要國家賠償。綜上,我認為,目前國家劇院實驗劇場之相關無障礙設施已不合使用,盼該院能儘速改善其設施,以符合相關無障礙法規。(註:根據我國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57條第3項規定,公共建築物及活動場所之無障礙設備及設施不符合規定者,各級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應令其所有權人或管理機關負責人改善;另第88條也規定,違反上述規定之罰則,處其所有權人或管理機關負責人新臺幣6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罰鍰,並限期改善)

2010/7/9 15:24

tmdalon 於 2010年07月09日 15:40:04
原因:
生成PDF文件 列印 舉報








[高級搜索]